我要结婚啦


已至未至

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甲午年九月初八): 安徽宣城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 (甲午年润九月初四):贵州兴义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甲午年十月初一): 中国上海思贤路1129弄西林花园


距离很远,心灵很近。


何时何地,因为情义。


遇见

魔都是壹個比較適合遇見的城市


因為每個人都在尋找


有的尋找過去,有的人的尋找未來,有的人尋找夢想,有的人尋找生活,而遇見會發生兩個人在尋找相同的東西:愛.


在那七月份的地鐵口


求婚

那天,小明壹直想著如何讓小平不要生氣,因為昨天小明做了壹件很愚蠢的事情.


然後,小明就帶著三十五塊錢去小馬路的地下小店買了壹支戒指,擔心錢不夠,還拉上丹陽師傅壹起去。最後選定了壹個很漂亮的戒指:價格三十五人民幣。


終於熬到下班了。


小明和小平在長寧路的某個小廣場上,看著人流,小明已經忘了都在聊什麽,因為小明心裏壹直等著小平的電話響.


而褲兜裏的戒指還蹦吇蹦吇的跳。


小平的電話準時的在20:30想起了。


“妳好,這裏是東方廣播電臺, 請問妳是小平嗎”


“是的”


“小平,妳好,小明委托我想向妳說,他希望妳可以原諒他昨天讓妳不開心,小明同學想了壹晚都沒有想好如何讓妳可以開心起來。


所以他想對妳說,妳願意嫁給他,他希望可以用壹生壹世來補償妳昨天的不開心。”


“額...”


“您願意嗎,小平同學,我們的聽眾朋友等著妳的回答”


"額,我願意"


然後我將三十五的戒指帶到小平的手指上。


结婚

其實小明不是那麼熱衷於婚禮的各種風俗和形式。


各種各洋的儀式讓自己覺得婚禮像是表演。


父親母親還是希望可以遵照傳統


媳婦取進門必須要按照規矩來


這也許是父母自小到大以來對小明唯壹的約束了


所以小明就和小平開始籌備這場婚禮


但是沒有想到來的這麼快


感謝中國的幅員遼闊


讓我們有這場跨越千裏的婚禮


小平的老家在安徽涇縣


小明的老家在貴州興義


體驗兩種不同的婚禮傳統是种不壹樣的體驗。


當然小明和小平也熱切的希望


兒時的玩伴,校園的同窗,深情的朋友,


共事的小夥伴和大夥伴們能夠蒞臨魔都祝福我們。


看看我们的照片

猛击更多


我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