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理解自己是一件很难的事

最近和老婆分歧变多了,也许这是必然的趋势。

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接受不同的教育,我们有着不同的生活经历。也许真的很难让她真正的从内心深处去体会我的想法,而我又是一个不那么会表达自己的人。这样她就更加很难了解我为什么会这样想了。

小时候生活在贫困而幸福的家庭,父母均是农民,生活艰辛而快乐。
后来父亲出事,母亲以泪洗面,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才将身受重伤,神志不清的父亲从他乡带回,而当时,父亲的状况生死难测。母亲四处借债求医,我起初都被母亲寄托在外婆家,生怕我看到那一切,而后父亲稍微好转,我们和妹妹才被接回来,那一段时间是一段灰暗的日子,母亲瘦得跟干柴火一样,但是仍然崩盘劳累,十多亩的田地一个人辛苦劳动,一分钱都舍不得多花,一块别人给的饼都拿回来给父亲,而正是那一段时间,母亲把爱诠释深深的印在我脑海里。

我没有让母亲丢脸,成绩一直全校名列前茅,直到大学。

妹妹年龄小,不懂事,那时候家里没有大米,只能吃玉米,妹妹吃不下,一直哭,母亲之后去邻居家借了一碗饭。
那时候每到赶集的日子,是母亲最劳累的一天,母亲需要凌晨四点钟就起床,去田里摘蔬菜,然后拿到城里去卖。母亲有时候不忍心让我和妹妹那么早起床,就一个摸黑就去了,一个女人,如此...,我每次想起来,我心里都在流眼泪。
有时候由于蔬菜过多,母亲一个守不过来,所以我和妹妹也会押着蔬菜到城里。又一次,把蔬菜从车上货车上放下来之后,我和妹妹走失了。等我找到妹妹的时候,她已经哭得跟泪人一样,一斤有时候都不到一毛钱的青菜一直维持着我们渡过无数个灰暗的日子。

后来离开小城去了城市上高中,一场病又让家里雪上加霜,家里穷的连妹妹一个月180块的生活费都只能东拼西凑。我也算争气,没有让家里人失望,以全校第六的成绩进入哈工大,虽然我没有选择父亲让我去的复旦,但是我没有后悔,也许上海这座城等着我可以自己立足的时候过来才是最佳时间吧。
大学对我来说是美好的,而对父母亲确实悲喜搀半,巨额的生活费让母亲只能去温州打工,大字都不识几个,每天为了省钱,就随便水煮挂面就是一餐。父亲也不顾自己的身体,不仅在家里打理田地,还时而去工地做重工。妹妹后来考上浙江的一个三本,然而巨额的学费让她也没有成功入学,父亲一直为妹妹没有能上大学而耿耿于怀。现在每当喝醉了酒之后仍然唠叨。

然而我永远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幸运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母亲不顾一切的嫁给了父亲,不顾一切在这个家庭最悲惨依然守候着,带着父亲,我,和妹妹走过了那一段黑暗的日子;父亲竭尽全力让我们接受最好的教育,妹妹任性却明事理,在我在外求学之时,母亲在外打工之时,一个人照顾着父亲和家庭。还有那些无数不留姓名的资助过我们的人们。

我一直是内疚的。

尽力而为和竭尽全力也许出发点是一样的,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才知道它们真正的区别。
只有懂得为自己的亲人竭尽全力的人,才能对自己的爱人付出一切包括生命。母亲让我明白了这一点。